2019年07月23日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0-01-22 17:24     作者:沙龙官网

  这是一部“成长”的小说。蓝湾之畔有那么一群年轻人,赶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,各自交出了一份人生答卷。《中国作家》最新刊载。

  他无限放大假丑恶,他的目光像筛子一样,总能捕捉到各种极端事件,他为此愤愤不平。他每时每刻都在诅咒,他的诅咒生硬而又野蛮,他幻想着自己是一把利剑,刺向一切不符合道德标准的标的。

  马桥子村几乎动迁完毕,绝大多数人家都搬进楼房。只有崔宏伟一家孤零零地戳在那儿,旁边已经被扒掉的废墟里头长满了蒿草。野兔、野鸡都去废墟里头坐窝。这都没有让崔宏伟屈服,他要像一个大写的人一样躺在这片地上,哪怕身首分家。无论谁来做工作,都会被他充满辩证的语言和没有起伏的音调摧垮,街道干部见到他都要躲着,否则就会产生条件反射,就会头疼欲裂。

  崔宏伟也不是胡搅蛮缠,他也积极地提出条件:动迁可以,前提是街道必须解决萧丽萍的工作。街道干部经过请示上级,答应了他的条件,街道可以为萧丽萍办理招工手续。大铲车开进院子里的时候,崔宏伟又变卦了,他要求街道必须将萧丽萍分配到学校当公办老师,而不是让她去养鸡场喂鸡。大铲车根本不听他瞎白话,大铲车举起铲斗就要拍到房檐上,在萧丽萍的一阵尖叫声中,崔宏伟抱着两个孩子勇敢地躺在了大铲车的下面。他的一条腿因为紧张而弯曲,很遗憾,他的造型没有像一个大写的“人”。在众多看客的眼里,他更像一只猥琐的老鼠。大铲车害怕了,大铲车没有勇气拍下去,虽然崔宏伟的脑袋不堪一击。

  崔宏伟多次打破“无耻”的记录,堕落得被人唾弃。崔宏伟会打发两个孩子捡烟头儿给他抽,谁捡得多就奖励谁,他奖励孩子的方式让人愤怒,一般情况下,他会把孩子举到头顶,突然扔下来,再突然抱住。他还会在醉态下,拿筷子蘸酒给孩子们喝。为了保护尊严,为了逃避萧丽萍的讥讽,崔宏伟一般会将烟头儿藏在厕所的墙缝里,一旦没了烟抽,他就会取出烟头儿,捣碎了,重新卷着抽。他会得意洋洋地朝孩子们的脸上喷烟圈儿,让孩子们和他一起分享。鹏飞告诉了萧丽萍以后,萧丽萍痛骂崔宏伟是个混蛋。崔宏伟一时失控,居然惊跳起来,他回骂萧丽萍是个混蛋。两个人对骂了足有两个小时,“混蛋”像个皮球一样被他们踢来踢去。直到鹏飞扯了扯萧丽萍的衣襟,一本正经地问他到底是谁的儿子,萧丽萍和崔宏伟才突然住了嘴。

  崔宏伟抓住鹏飞的脖领子,老鹰抓小鸡一样,将他提了起来。鹏飞紧紧地抓着崔宏伟的胳膊,伺机想咬他一口。崔宏伟的手上加劲儿,鹏飞憋得喘不上气来,直到鹏飞翻了白眼儿,崔宏伟才松了手。

  崔宏伟的巴掌举得高高的,他瞪着眼睛,巴掌迟迟没有打下来。崔鹏飞紧盯着他的手。萧丽萍趁机把儿子拉在身后。

  一次极其偶然的机会,崔宏伟被邻居邀请到家里看电视,崔宏伟一眼就被吸引了。从此,他每天都要风雨无阻地带着孩子们去邻居家里看电视。3个人一直要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“再见”的字幕才离开。邻居实在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日子,多次暗示崔宏伟,请他到别的邻居家去看。崔宏伟对这样的暗示熟视无睹,每天依然准时而来。邻居只好将电源切断,谎称电视机坏了。


沙龙官网